就让星光见证 认真的一刹那

庭深径【第五章】

     他打算用种古老的办法试一试,于是拿出蜡烛点燃,将其火烤。均匀地烤,以免燃着纸。果然,上面有一串外人看不懂的字母。

     但陈深懂,那是摩斯电码。他立马破译,可还是不对。这只是长得像摩斯电码罢了。他用了两个小时用五种电码相混,终于解开了密码。

     “明日午时三刻掩护情报员送出情报。特征:男,高大瘦削,身着中式黑色长袍,圆框眼镜。”陈深突然明白了,原来自己仍姓共,并没有被组织遗忘。这是组织的字,他认识。

      只有真,没有假。

      可既然是从程霆的怀表中发现,那么他到底是姓国还是姓共?他是否与自己一样是中共潜伏者,到底是怎样的?

      程霆你到底是什么人?什么身份?难道组织让我接头人就是你?你也是麻雀组织的?那你现在安全与否?你现在正在干嘛?

      有千言万语想问,恨不得现在程霆就出现在眼前,问他所有心中的疑虑。恨不得程霆就在身旁,他好想念他的眉他的眼。想念?前几个小时才见过现在就谈及想念?陈深你真是疯了,彻底疯了。

      陈深懊恼地抓了抓头发,顺手伸进自己的大衣欲拿烟盒。却想起自己的大衣在姜易身上。只好起身到床头拉开抽屉,拿出整整一包樱桃牌香烟,拿起一根点燃。

      让烟草使自己清醒,麻痹自己的心灵,忘记自己的想念。

      陈深你不能,你不能对任何人产生依赖与思念之情,更何况对方是敌是友尚不清晰。那样只会要了你的命,害了组织。你的命早已交付给组织给国家,没有什么大不了,可你不能因为自己的一点私情就去害了组织害了国家。陈深,你清醒了三十多年。现在也继续给我清醒点,听到没?

      可程霆的眼睛总是出现在他的脑海,连带眉眼一起构成了张完美无缺的脸。那是程霆的脸,让他心悸的脸。

      我要在天黑之前忘记你的眼睛。

      如果天亮之前来得及。

      陈深是真的一夜未合眼,整整一夜,眼圈都泛红。他只想快点到黎明,快点天明。他有太多太多想问程霆的话了,以至于他不知从何问起。于是陈深就这样站在程霆的公馆门口,手在门上来回犹豫了好多次,不知该怎么问好,不知该怎么说。可没多久,陈深便听到开门的声音。

      是程霆,那个他实在不知该如何面对的程霆。

      “陈深,早。”程霆并未问陈深你为什么要在这里,你在这的目的何在。而是再平常不过的问好。“早。”陈深没料到程霆的反应,仿佛是住在一起的家人,清早给彼此一句再普通不过的问好。“程霆我来还你大衣。”“冷就要多穿点,注意身体。”程霆答得牛头不对马嘴,却直击陈深最柔软的的内心。他没有客套,更没有讨要什么,而是实实在在关心陈深。

       一句话竟让陈深眼眶愈加泛红了,连带那鼻也一起。

       “外面冷,进来说话,我这里有眼药水。你带回去几瓶,累了就滴,效果很好,也没什么副作用。”心中最后一道防线被辞退彻底突破。

       不论他是装的还是真心的,不论他是敌是友,陈深认命的沦陷了。这是陈深倔强了三十来年,唯一一次屈服于命运。

       如果遇见你是宿命,那我甘愿认命。

       “程霆,那衣服里的怀表是你的吗?”陈深在程霆欲转身进房子时拽住他的胳膊,他只想要个答案。“是的。那可是我从军以来一直伴我的东西。这是我的母亲留给我的,她说传给她的儿媳。在我未找到之前我就一直带在身边。有了它,我没有殒命于战场,可谓我的幸运物。”程霆说这番话时,眉眼是极温柔的,仿佛世界上所有的春都汇聚在那眸子中。黛山是眉,湖水是眼,微波荡漾,漾着缓缓而又浓烈的情深。

      “那你为何将其放在大衣口袋,不怕我弄丢吗?”陈深转念 一想恐是一时急便忘了,就没有问出自己的疑虑。“你喜欢吗?我可以送给你。”程霆觉得最适合拥有这个物品的人就站在眼前,毫无疑问。

      “我帮你理头吧。”陈深再一次没有正面回答,而耳尖早已悄然红透。“正好,我的头发有点长了。”程霆笑了,从眉梢到眼角渗透了笑意。

       程霆对陈深总是有求必应的。

        


评论(2)
热度(18)

© 上等蕉是牛奶味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