就让星光见证 认真的一刹那

庭深径【第六章】

      陈深不过说了句“那你自己先把头发弄湿。”他便来到盥洗室。二话不说地便把头往水龙头旁送,也未考虑这种天用冷水冲头会否感冒发烧。“唉,你呀,还是我来吧。”本说让程霆自己把头弄湿就是随口一说,实则自己会帮忙的,可哪曾想程霆属于行动派。

    “我去接热水。”程霆倒挺积极。陈深也将自己的大衣脱了,将口袋里的理发刀拿了出来,理了理白衬衫的袖口。修长而纤细的手指拨弄着盆中新接的冷水,好看得紧。

    “天冷。”程霆用水瓶接完热水回来后,就看到陈深将手放在盆中,便立刻拿块毛巾,用手将陈深的手从冷水中捞出来,轻柔地擦拭着。“多好看的手,像弹钢琴的手。”这双手不该拿枪,不该拿剪刀,只有钢琴这种美好的事物才配得上它。

    “你的手也很好看。”是真的特别好看,十指纤长干净,指节分明,也是个本该弹钢琴的手。“我会弹钢琴。”程霆猜到陈深在想什么。“难怪,那教教我?”“一定。”程霆几乎脱口而出。

        程霆先陈深一步将冷热水混调,用手去试温,冷了就加热水,热了就加冷水,不过一会儿手就红得紧,他可不愿陈深的手去为他试温。他怕他冷着,他怕他烫着。陈深也不多言语,就这样看着调水温的程霆。

        我都快要被你宠坏了,你知道吗,程霆?陈深想道。一个三十多岁的男人,一个孤独惯了,一个没被宠过的男人,突然被人这样温柔以待,竟不知该怎么办才好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好了,洗吧。”陈深将手伸进盆中,捧一捧水往程霆头上送,水温刚好,不冷不热,温温的,极舒服。水顺着程霆的头发慢慢往下流,流过鬓发,流过脸的轮廓。陈深一点点地帮程霆按摩头部,力道不大不小,刚刚好。舒服得程霆眯上了眼。

         阳光透过落地窗,洒在陈深与程霆的身上,空气中的绒毛旋了一圈又一圈。陈深眼眸极温柔地看着程霆,嘴角勾起被称作幸福的弧度,而程霆则眯着眼享受着这一切,偶尔睁大些眼睛偷看为他洗发的陈深,笑得甜蜜得不知如何形容。

         岁月静好不过如此。

         陈深轻轻地擦拭着剪刀,一下两下,细致入微。阳光透过落地窗洒进来,洒在他长而密的睫毛上影出一片阴影,连脸上的小绒毛都看得一清二楚。认真的男人最帅,程霆今天才真正明白这句话。他的眼睛一直盯着手中的剪刀,而程霆的眼神一直在追随着他。

         我的眼里只有你,多好。

         “好了。”陈深抬眼便与程霆那热切的发烫的眼神相撞,红晕立马从脖子蔓延到脸颊,闹了一个大脸红。“你想要什么发型?”陈深轻柔的摸着他的发,程霆感觉那力道,一下两下似猫在心尖最柔软的的地方抚摸,舒服得程霆想闭眼,可闭眼就看不见陈深了,索性还是睁着。

       “你喜欢就好。”程霆脱口而出,想也未想的回答。“你配什么发型都好看。”这是实话,陈深从不吝啬对于美好事物的赞美,更何况是对程霆。“恩。”得到心上人的赞赏,程霆眉梢眼角都是笑。

      “你的头发真好。”顺而亮,乌而黑,不像自己,顶头黄毛在头上,哪有半点英气可言?“你的头发也很好看。”程霆打心眼里喜欢陈深偏黄的发,似秋天里丰收的麦穗,一阵清风吹来,好闻的气息铺面而来。而后两人也不再言语什么,陈深专注于理头,程霆专注于看他。

         陈深耳梢仍旧微红,程霆目光仍旧热切。

         “咔嚓咔嚓”的剪刀声在阳光下愈发明显,无处可藏,混着两人的心跳声,动人得发紧。这一幕在静淌的岁月里墨上轻却浓的一笔。

         一把剪刀两个人 ①三 声心跳。

        陈深将程霆的衣领与额前的碎发用干毛巾轻轻擦了个净,温热的气息呼在程霆的脸上,痒痒得却格外动人。程霆也不言语什么,任他作为,只是在他做完清理动作后将毛巾拿了过来,抖了抖后也帮他清理。毛巾与衣领相触时,周正的衣领渐渐有了细微褶皱,与陈深微红的脸相配时,有种说不出来的暧昧,看得程霆喉咙发紧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......我先走了,还有事。”陈深忙起身站了起来,恐是两人实属贴得太近又或是陈深站起来时实在太匆忙,以至于额头轻擦过程霆薄却温热的唇。这让陈深愈发脸红了,连仅有的理智都无法控制,叫嚣着荷尔蒙激发时的一切。陈深想也未想的拿起衣架上的大衣,打开门就跑,连句“再会。”都没留下。程霆看着他匆忙离开的背影,摸了摸留有陈深余温的唇,喃喃道:“再会。”

       ①表示多。

        


评论(6)
热度(16)

© 上等蕉是牛奶味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