就让星光见证 认真的一刹那

【霆深】庭深径07

     好久没更文啦   

    小天使们没看过这个文的可以看下面的前文回顾

    看过这篇文的估计因为我太久没更忘得差不多啦

    哈哈哈哈不许说我懒      

    我可是很勤快的

    希望你们可以喜欢   比心

     前文:01   02   03  04  05  06

    

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陈深将程霆衣领与额前的碎发用干毛巾轻轻擦了个净,温热的气息呼在

程霆的脸上,痒痒得却格外动人。程霆也不言语什么,任他作为,只是在他

做完清理动作后将毛巾拿了出来,抖了抖后也帮他清理。毛巾与衣领相融

时,周正的衣领渐渐有了细微褶皱,与陈深微红的脸相配时,有种说不出来

的暧昧,看得程霆喉咙发紧。

      “我......我先走了,还有事。”陈深忙站起身站了起来,恐是两人实属贴

得太近又或者是陈深站起来时实在是太匆忙,以至于额头轻擦过程霆薄却温

热的唇。这让陈深愈发脸红了,连仅有的理智都无法控制,叫嚣着荷

尔蒙激发时的一切。陈深想也未想的拿起衣架上的大衣,打开门就跑,连

句“再会”都没留下。程霆看着他匆忙离开的背影,摸了摸留有陈深余温的

唇,喃喃道:“再会。”

      正午的太阳热烈且耀眼,照得这码头的一切明透无疑,仿若侦探般洞悉

一切,将人心的所有暴露在这烈日下。“真不是个办任务的好时间。”陈深

一向觉得自己是个地下工作者,理应与黑夜挂钩,反没想到交接时间选在中

午。因为这阳太刺眼,太容易暴露一切。他戴着副墨镜,圆框黑色金丝

边,平常人不敢驾驭的,却更衬得他好看。也有种心理暗示,暗示自己所处

的环境是黑夜,大大降低紧张度,以便更好的完成计划。

      然而事实证明,这种心理暗示很管用。最起码他身边的毕忠良丝毫未察

觉他的念头,他不经意的用眼神四处搜寻任务中所提到的男性,得亏这副墨

镜,毕忠良一直以为他在盯着码头旁的船发呆。“哎,让你来是让你

帮我看管着点的,你怎么发起呆了。”“我只是在想有这闲工夫不如跳支

舞。”陈深漫不经心的打了个哈欠,仿佛真无所事事一样。“你在这跳,我

不反对。”“我丢得起这人,我所代表的政府也丢不起这人。”陈深勾起唇

角,无所谓地笑了笑。“你还挺有集体意识。”毕忠良从口袋掏出一只雪

茄,在陈深面前晃了晃,示意对方“要不要?”“不了,你这雪茄我抽不

惯,还是这樱桃牌香烟抽得顺口。”陈深可不想在执行任务时抽支雪茄,显

得对组织太不负责任,万一暗中有眼线的人瞧去了也是给自己抹黑,他在外

名声如何他不管,对组织可不能失了面子,对程霆也是。哎?!执行任务

呢!干嘛又想他?陈深你别可千万别再分心了!陈深啧啧嘴,将头别过

去,毕忠良以为是他刻意隐忍。“你那点心思我都知道,在外装一副好公子

的样子给上海滩喜欢你的那些女人看。”这真会错意了,可陈深又懒得反

驳。毕忠良看他不说话便是默认,也笑笑不说话。只是陈深越是这样反

应,越是稳固自己“花花公子”的地位。


      怕是那些“花名”都是这样长积月累得来的。


      真真冤枉,冤枉得紧。


      就在这段没什么交谈的时间内,陈深在人山人海中找到了那个任务中所

提及的男子。心中一阵窃喜后冷静下来接下来要做好任务是首要大事。可是

要怎样执行任务?掩护?!明着掩护还是暗着来?依情况而定吧。

 

  TBC

评论(3)
热度(10)

© 上等蕉是牛奶味 | Powered by LOFTER